什么样的学校是好学校?许多人包括记者本人的第一反应是“升学率高”,实际中究竟怎样衡量?近日,市教育局主持的首个国家级教育科研课题《构建发达城市义务教育阶段办学水平评估体系研究》(以下简称《评估体系》)召开开题报告会,记者采访了市教育督导室调研员、督学邱卫思,了解《评估体系》所蕴含的价值与重大意义。

邱卫思:学生的成绩只是一个细小的分支,主要衡量的指标有5大项:领导与管理,课程与教学,教师发展,学生发展,学校发展。

邱卫思:拿“领导与管理”来说,包含了3项二级指标:领导团队、理念规划、制度机制。这3项中每一项都包含了多项三级指标。如领导团队,包含3项指标:领导力、专业能力、人格素养、公众威信,社会责任感、改革创新、自身建设,执行力、团结协作、工作效能。

晶报:感觉还是写在纸上的条条,它的可操作性在哪?比如,说这个校长专业能力强,凭什么这么说?

邱卫思:每一小项都有具体的评价内容描述,还有量化考察点。比如说专业能力强,要量化到校长听课节数,参加教研或调研活动次数,开设教育专题讲座次数,教职员工对校长的满意度等。

邱卫思:在实践这个课题过程中,我们每次都有12个督学进校园,采取个别访谈、电话访谈、座谈还有电子邮箱等方式,谈话对象都是隐秘的,校长不知道。而且学生是最真实、最坦诚的。

晶报:还有第2项二级指标“理念规划”,深圳的学校最不缺的就是“理念”,有的学校今天一个理念,明天一个理念,还有的学校换校长,立即推翻前任理念。很多只是玩“概念”,没有太多实质内容。

邱卫思:这些问题我们早已看到,所以我们通过考察师生员对发展规划的认可度和主要规划目标的达成率(分类目标或年度目标),来专门监督实施的情况。

邱卫思:这个课题开始于2010年,起初对学校进行试点评估。去年上半年,我们开始进行首批学校评估,对全市300多所公办学校采取抽签办法,现在已经完成21所学校评估。

晶报:我对评估的印象是,评估小组进入学校,校长向小组成员念他们事先准备好的长篇吹牛报告,之后几天,小组成员认真翻阅学校准备好的大量材料,然后决定挂个什么等级牌子。

邱卫思:早几年和你讲的差不多。督学以看材料为主,不够深入,采集信息途径不多元,评估的目的性很强,强调做结论、挂牌子。

邱卫思:现在我们不需要学校准备什么材料,只给校长15分钟时间讲述核心的东西,督学们更多地深入教师、深入学生、深入课堂,获得一手资料,找出学校存在的问题,帮他们解决,不评什么等级。

邱卫思:是的,以后督学变成一种常态了,是来帮学校忙的,校长也就坦然面对了。

邱卫思:不会。评估小组是带着经费下去的,吃住小组自己解决,不允许学校给任何报酬和礼物。

晶报:在下面进行评估时,可能会发现不仅仅是一所学校的问题,而是整个教育的问题,会不会汇总这些问题,提出对整个教育发展作出一些决策思考,或对教育改革提供新思路?

Related Post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最新790手机版游戏捕鱼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